生活瑣事

祭父文

我的父親是很典型的客家人,傳統、硬頸、節儉而且囉嗦。

 

他25歲離開苗栗老家北上打拼,靠著一雙手和一台偉士牌,在桃園成家立業;35歲那年他一邊衝刺工作一邊養著三個未滿十歲的拖油瓶,雖然非常艱辛但始終對家庭不離不棄。我的父親既是工作狂又是家庭主夫,既是孝子又是慈父,傳說中斷掌的人一生勞碌,我的父親這輩子真的都在為事業為家庭為孩子而奔波忙碌。

 

就像大部份的父親一樣,我的父親不善表逹,但對我們的關愛未曾少過。

 

記憶中,就算父親平日工作再怎麼辛苦,每逢假日都會帶我們到郊外烤肉玩耍,不會丟我們在家裡發呆當電視兒童;因為工作忙碌常帶我們外食,總是讓我們點牛肉麵,他只點最便宜的陽春麵,然後再把他碗裡的麵分一大半給我們,就怕我們沒吃飽;常常他工作完回家很累,還是扛起家中所有家務包括煮飯洗衣打掃。

 

我的父親很傳統,覺得顧家是做人基本道理,所以他將人生最美好的年紀奉獻給子女,但偏偏又沒有重男輕女的觀念,也不太care很多習俗,何其幸運我們在父親的可靠臂彎中安全成長至今,我也不曾遭遇世俗中不公平的對待,結果反而養成叛逆驚世的個性(誤)。

 

我的父親超級節省,幾乎到了摳門的地步,他一輩子省吃儉用,衣服鞋子都買最便宜的,吃東西都挑CP值最高的,買任何東西都斤斤計較,還能用的東西絕對捨不得丟,他對自己刻薄捨不得吃好穿好用好,但只要是我們要吃要用要買書,他都會立馬付錢絕不吝嗇。

 

我的父親對我們管教甚嚴,家裡門禁一直都是晚上六點,他希望我們認真唸書,但從不執著要我們考第一名唸第一志願,他希望我們乖巧聽話,但從不限制我們的興趣發展,他希望我們有美好的前程,但他未曾揠苗助長逼我們補習學才藝,父親總在有限的規範中給予我們無限的發揮自由。

 

我的父親非常囉嗦,從我們的生活瑣事到人生大事都有很多意見,總是叮囑我們要省錢不要亂花錢、要記得關燈關門關瓦斯、開車要打方向燈不要開太快、要早點回家晚上不要出門亂晃…父親的碎碎唸攻擊雖然常讓人聽了翻白眼,但仔細想想都是無盡的關愛。

 

我的父親是個孤僻的人,個性很難相處,我們向來不懂他的孤單寂寞,所以他長久以來只能與煙酒為伴;我們向來不懂他的逞強,所以他一直默默孤身對抗病魔從不透露病情;我們向來不理解他的懸念,所以直到他病入膏肓最後一刻依然努力工作只為多留一些錢。

 

如果我們能夠對父親多一點瞭解,或許不會嫌他囉嗦想逃離家裡,如果我們對父親多一點關心,或許不會對他的病情那麼陌生,如果我們對父親多一點陪伴,或許現在不會有那麼多遺憾。

 

我的父親或許不是完美的好人,但絕對是個完美的好父親,如果我們能學到對家庭的責任感,如果我們能學到對家人不離不棄,如果我們能學到節儉學到堅強,那都要感謝我的父親!

 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