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親肝癌快閃紀實

此篇純粹記錄家父因肝癌病逝的過程,從急診住院到過逝其實只有短短一週,速度之快讓人措手不及,為避免造成更多遺憾,僅以此篇沒有過多情緒的紀實提供大家參考。

 

因為我們對父親病情的遲鈍,導致無可挽救的後果,再次提醒大家多關心家中長輩身體狀況。

肝癌最有效的治療方式是切除或換肝,及早發現及早治療才是有效延長生命的方法。

肝癌到後期常因黃疸過高或打止痛藥而昏迷,建議趁早與患者討論相關後事及遺產安排。

若病情已確認無法治癒,家屬應趁早決定是否放棄相關急救措施,別讓病患又多痛苦好幾天。

 

主病因:肝癌末期,肝硬化,B型肝炎,酒精肝

形成原因:長期酗酒、老煙槍

 

急診醫生幫我們調病歷才知道,第一次初診就已經是肝癌第2期。

 

2016年初家父開始頻繁進出林口長庚檢查、電燒、再檢查…之後陸續又做了栓塞治療,也吃了標把藥物,我隱約覺得這是在治療癌症,但總是耍神秘的家父堅持不透露病情,當時我有詢問主治醫生能否換肝?醫生是說年紀太大不適合(當時63歲)&只能長出東西就電燒,沒有其它治療方式。(事後猜測可能因為已確診為癌症所以無法進行換肝手術)

 

2017年下半年家父曾經考慮轉去和信就醫,但和信說治療方式和長庚差不多,所以家父又回到林口長庚治療,10月之後病情急轉直下,整日病懨懨,面色憔悴,腹部腫大,貌似疲倦,常昏睡。

 

2018/1/23

家父因強烈腹痛掛急診,整個人嚴重發黃,醫院檢查後認為是腫瘤擴散造成腎衰竭及膽道阻塞發炎,膽管阻塞本應施行引流手術,但外科醫生們討論後怕引流手術戳破腫瘤,只能先打抗生素抑制發炎。我和大弟討論如果病況能好轉出院,就趕快去台大及三總詢問換肝事宜。(此時並不知道已是肝癌末期)

 

2018/1/24

家父因為疼痛一直換姿勢、坐起來又躺下,除了喊痛也一直喊冷,查了一下「膽道阻塞」會有右上腹疼痛、皮膚變黃、小便呈茶色、畏寒、食慾不振等現象,其實急診室也很冷,剛好有帶到電熱毯就趕快給家父蓋上。

 

2018/1/25

因家父疼痛不堪,我們要求打嗎啡止痛,家父打了嗎啡昏睡後可享片刻安寧,偶爾會說想吃喝東西、喝水及小便。

 

2018/1/26

等了三天終於轉到普通病房!長庚急診室真的病患超多而且醫護人員超忙,很幸運的我們也及時找到24小時看護來支援。但住院醫生偷偷把我叫到旁邊說,家父目前是肝癌末期腫瘤已擴散至其它器官,腎和肝的功能極差根本無法治療,只能任由其惡化,建議我們尋求「安寧療法」。

 

2018/1/27

這天家父的臉色有比較好,可能因為打了嗎啡比較少喊痛又能好好入睡,還能自己坐起來喝魚湯,可以簡單對談,看到我罵女兒還會制止我。回想起來這天應該是傳說中的「迴光返照」吧。

 

2018/1/28

覺得家父臉色突然比前一天變的黯黑,偶爾會進食但吃的不多,有便意會要求下床解決。因為血壓降低而開始用靜脈導管打升壓劑,醫生懷疑可能是發炎感染造成。

 

2018/1/29

病況愈來愈差,臉色愈來愈黑,會因為疼痛而哀哀叫,有時候一直撐著手坐起來(後來發現是因為大小便失禁下面不舒服,換過尿布就會好好躺著),呼吸會喘開始帶氧氣罩,因為他很痛心情不好所以也無法交談。本來護士因為怕進食時嗆到有裝鼻胃管,後因家父覺得很不舒服整夜無法入睡一直想扯掉,我和護士溝通請求移除鼻胃管並自負嗆到窒息的風險,醫生探視後表示家父現在無法做任何治療,生命僅剩2週以內,和大弟討論後簽立了「放棄急救同意書」及「不施行維生醫療同意書」,原則上希望讓父親舒服的離開,不要被插管、電擊、急救弄的要死不活,同時也等待著安寧病房後補,醫院在這天也開立了「病危通知」。

 

2018/1/30

家父黃疸指數飆高,全身皮膚及眼睛超級黃,偶爾會痛到想坐起來,整個人一直昏昏沉沉不太清醒(因為打止痛藥或黃疸太高的關係),無法進食也無法回應,升壓劑已經打到最高限度但血壓仍不太穩定,護士說這幾天是關鍵家屬要隨侍在側。

 

2018/1/31

家父的眼白已經黃到不能再黃,一直昏迷,偶爾翻白眼,完全無法言語無法回應,無力起身又一直躁動不安,偶爾流淚,四肢冰冷,頭和脖子一直出汗,表情很痛苦。和大弟討論決定晚上9點打完最後一針嗎啡讓家父昏睡後,移除升壓器,之後靜待血壓降低離世。下午3點小弟終於趕來探視,家父有明顯吃力望向小弟的動作,下午5點半父親口中突然冒出很多痰,我呼喊護士協助抽痰,幾乎是一瞬間的事,大量的穢物不斷從父親口鼻湧出,護士一邊準備抽痰的工具然後淡淡說一句「現在抽痰也是很容易窒息…」,接著心跳血壓急速下降,當護士宣告家父心跳停止的時候,雖然我止不住的哭泣,但或許這就是我們都在等待的結局。

 

老實說我並不意外家父得肝癌,因為酗酒幾十年肯定肝功能不好,父親刻意隱匿病情可能是不想讓我們擔心,即便他一直很積極回長庚治療,但終究無法抑制擴散的腫瘤,到急診室的時候已然是肝癌末期了…最後那三天,我看著父親痛苦拖著病體無法決定自己的命運很是心疼,我既盼望著他趕快走又捨不得他走的那麼快,直到最後,才知道他終究還是堅持看到他所有的孩子才願意嚥下最後一口氣。

Author: typoi.wu

2 thoughts on “父親肝癌快閃紀實

  1. 幫幫,妳和弟弟所作的決定都是很有智慧的,而且感覺妳很冷靜處理一切狀況、調整自己狀態陪伴爸爸,辛苦了,的確需要花些時間讓內心安靜…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